2017年2月,在证监会年度监管工作会议上,刘士余提出,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的要求,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。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。各种准入类产品,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,资本市场运行要稳定。

他一手通过强监管,打击市场各种乱象,同时顶住潮水般的谩骂恢复IPO发行,疏通了悬在A股头顶多时的“堰塞湖”;一手完善市场各种基本制度,为A股走向开放奠定了坚实基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