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克·里德表示,若将网络供应商数量从3家削减至2家,会给该行业造成损害和影响经济增长。“如果我们只把注意力集中到两家公司上,我认为这不仅对行业不利,对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也不利”。

“故事不倾诉,感激不表达,我难以释怀”,苗族毕业生王涛的感谢信揭开了夏清良的一个“秘密”。2008年,他到中南民族大学上学的第一个冬天,没有毛衣穿、裤子短一截,被巡查校园的夏清良看见,夏清良给他买了保暖衣、羽绒服,并每个月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300元(人民币,下同)给他当生活费,直至他大学毕业。